容和乐山

《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》对我最深的感受是,关于倾诉和取悦。
松子内心的挣扎与痛苦不是没有向外界寻求过帮助的,她就像祥林嫂一样,一遍又一遍地对别人说着她的经历,可是又有谁认真的倾听过呢?从说到不说,然后归于沉默,最后歇斯底里……她最大的孤独是,哪怕她用带笑的口吻跟别人诉说一生,都没有人给过安慰。

想起小桔树的一句话:不要向陌生人诉苦,将自己的血泪摊开来,不过是换得一声惊呼或者一记皱眉,这种同情最为菲薄而且廉价,得之亦无多少欢喜,若是不得反是沉重打击。

对于松子,这样的打击实在是太多了。

其实我并不认为导演将松子奉为爱的女神,不求回报的爱别人,牺牲自己来给别人温暖,如果是这样,松子不会如此恨自己,她从未把自己当过圣人,她之所以对于那些施暴和伤害的人,没有回击,只是因为她内心深处早就对这些人绝望了,可是因为孤独她又拼命的欺骗自己,也许不是这样,也许……她习惯用取悦别人来获得认可,用取悦来证明自己是一个被需要的人。她用扮丑的方式取悦父亲、取悦情人,甚至取悦陌生人。

她的离家出走,就像是个叛逆期的孩子,用极端的方式想获得父亲的关注,可是就是这么一次叛逆,她的父亲过世了,她永远也得不到谅解了……她的妹妹体弱多病,却像天使一样存在着,永远体贴善良,她得到了父亲全部的爱。正因如此,松子对于自己嫉妒其实是憎恶的,她拼命地压制自己对于妹妹的嫉妒,可是越压制越汹涌,相较于妹妹的善良,她觉得自己鄙夷和不堪,这是她恨自己的根源……

每当看到有人夸松子的时候,我都会难过,就像我认真的告诉你,我最近身体不舒服食欲不太好,然后你兴高采烈的对我说,多好,可以瘦。
一个臣子向小皇帝荐言,说北方大旱,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了。
小…

皇帝说,那他们怎么不吃烤红薯呢?烤红薯很好吃。
……

当有人说松子的人生经历丰富,堪称传奇,其实我想说,即便如此,在她人生中的每一样,都不是她想要的。最为可悲的是,她从未被人好好对待过,正因如此,她不知道谁是真正爱她的人,只要有一丝温暖,她便飞蛾扑火。

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若是能死于安乐,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…

每晚都能从阳台的方向看到日落,看着它从高高在上,慢慢沉入城市的高楼大厦之中;从气势磅礴的火烧云变为界限分明,奄奄一息……很美,也很凄凉。
我大叫:“明天我要早起,从这看它再战云海,它一定能赢。”
“你看不到的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它不会从这里升起。”
“对哦,这里是西。”只能看见日落的地方。

掩盖。一个让人斟酌的情境:恋人举棋不定。她并不是在犹豫是否要向她所钟情的对象表白爱情,而是在斟酌她究竟应将自己的痴情掩盖几分:要暴露多少自己的情欲,痛苦。一方面恋人要为对方作想,因为爱他。所以不能倾诉太多以免引起对方厌烦。另一方面这种考虑又是以牺牲自己真实感情为代价,明明是内心的风暴,却因为害怕对方厌烦而不得不掩饰。因此只能闪烁其辞,只能戴着假面前进,通过掩饰来解决一个悖论——---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瞒着什么。而达到此种目的的方式就是必须在有限的言语中透露无限的内容……

你眼中所见,未必真实。